神龙赘婿江鱼唐西西小说试读

http://nh31.cn/2020-07-31 21:30:05

神龙赘婿第10章 彻底恢复(2)

不光是耗光了所有灵药,损毁了所有法宝,甚至连身体都受到了重创,差一点一命呜呼。

现在能逃得一命,重新开始,已经是万幸,还计较那么多干什么? 江鱼洒脱一笑,不再想那么多。

随遇而安,随时调整自己的心态,是江鱼的长处。

九变化龙,说不定下一次渡劫,直接化为神龙呢。

城南飞凤别墅之中,陈昆惶恐如同丧家之犬,脸色还是一片煞白。

哪怕是时间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他依然难以静下心来。

“太可怕了,那小子简直不是人,我怀疑他已经突破到了先天修为,S市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个可怕的高手?” 回想起那一战,他禁不住浑身都在颤抖。

他犹记得,那个年轻人就那么静静的站在他面前,硬深深承受了他三拳。

陈昆九段修为,内力可震死猛牛,但打在青年瘦弱的身上,却像是打在棉花堆里一样,没有半点的感觉。

三拳! 三拳啊! 就算是先天高手,也不敢这么硬受自己三拳! 但那青年却是脸色不变,眼中露出的居然是深深的不屑。

一拳! 他轻轻一拳击打而出。

明明是很简单很普通的一拳,但自己竟然不知道如何去躲避。

而这一拳打在身上,一股神奇的力量直冲身体,几乎将自己整个身体都给震爆开! 太恐怖了! 陈昆回想起那一拳的威力,还是禁不住浑身颤抖。

那一拳,已经深深印在他的心灵深处,让他惶恐,让他越想越恐惧。

逃! 一定要逃! 他瞬间做出决定,开始收拾东西,如同丧家之犬。

第二天,江鱼照例在早上六点起床。

他洗漱的时候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终于是露出一抹久违的笑容。

终于恢复了正常的样子,这下该不会有人在嫌弃自己丑了吧! 想起这三年来不管走到哪里,都被人嫌弃和鄙夷,他就有些无奈。

现在丹田真气旋涡已经开始自给自足,不会再吞噬身体的能量,他的身体,以惊人的速度恢复到了原状,就连身高都拔高了几公分。

一夜之间,由一个病恹恹的干瘦青年,变成了一个身材高大结实,面容英俊,肤色健康的大帅哥。

就算江鱼自己,都有一种仿若隔世的感觉。

真正的重生,从这一刻开始! “你……你到底是谁?” 唐西西也是个很自律的人,只比江鱼晚起一会儿。

看到卫生间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帅哥,她也是大吃一惊,还以为是坏人进来了。

“是我,我不过是病好恢复了而已,不用这么惊讶。

” 江鱼清淡的声音响起,唐西西就放弃了大叫的打算。

她吃惊的看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江鱼,难以置信的道:“这才是你的真面目?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其实,我前生是一条鱼。

”江鱼认真的道。

“我还是条龙呢。

”唐西西没好气的道。

同时,内心也暗暗开心。

三年来,她也承受了太多的闲言碎语。

江鱼能正常,她当然开心。

吃饭的时候,唐家的气氛有些诡异。

一家人都是用震惊的眼神看着他,似乎看一个怪物。

不得不说,人是个感官动物,对于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容易表露出好感来。

陈安秀喃喃道:“原来你没有骗我们,真的是病了,不过这病也好得太快了些。

” 唐念念不时打量着江鱼,道:“昨天我就感觉不对劲,现在一看果然如此,姓江的,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既然身体已经好了,那就正正经经找个工作吧!” 陈安秀脸色变了好几次,似乎在做强烈的心理斗争,最后,她冒出这么一句。

小姨子唐念念撇嘴,道:“好看不中用也是白搭,没有学历,没有背景,我看除了工地搬砖,就只能当保安了。

” 陈安秀叹息道:“赵坤的公司好像在招人,今晚周岁宴的时候,我厚着脸皮去说说好话,看能不能帮忙安插一个职位。

” 唐德忠道:“江鱼身体才恢复,用不着这么急吧!” “哼,怎么能不急?都白吃白住三年了,难道不应该为家庭做点贡献?”陈安秀瞪了唐德忠一眼,将后者完全压制,再也不敢开口。

江鱼淡淡道:“爸、妈,工作的事情暂时不急,我自有打算。

” “你能有什么打算?三年之中也没看你展现过什么特长。

”陈安秀认命的道:“只要你能找个好工作,兢兢业业,对西西好,我也认了。

” 唐念念诧异的道:“妈,您也太容易妥协了吧?不是说要姐姐离婚,给找个白马王子么?” 陈安秀骂道:“死丫头,胡说些什么。

” 唐念念吐吐舌头,不敢再挑衅。

赵坤的儿子已经满周岁了,晚上八点在本市最豪华的酒楼【飞凤楼】举办周岁宴,宴请亲戚朋友。

这对亲戚朋友们来说,可是一件大事。

陈安秀娘家就两姐妹,平时感情深厚,当然不可能不去。

陈安秀却开心不起来。

原因无他,就是小市民的攀比心理。

总觉得有个废物女婿,在妹妹面前抬不起头来。

小时候西西念念乖巧可爱,被亲戚朋友各种羡慕嫉妒,谁都以为西西就算不嫁入豪门,也会找一个真正的白马王子。

谁知道她却找了个病秧子。

这让陈安秀成为了亲戚之间的笑柄。

幸好,这小子身体恢复过来,光看外表,还算是一表人才。

“你和你爸年轻时候的身材差不多,这次去,就穿他的礼服吧。

” 早早的,陈安秀就在为今天的聚会做准备,翻箱倒柜找出了唐德忠年轻时穿过一次的礼服来。

唐西西皱眉道:“妈,这可是老爸当年和你结婚时穿的,这都二十多年,你居然让江鱼穿这个,别人会怎么看?” 陈安秀道:“你爸穿了一次又怎样?上好的面料,保养得也不错,像新的一样。